新聞詳情

中小企業(yè),學(xué)學(xué)日本經(jīng)驗

2010-1-17 18:40:57

“中國的中小企業(yè)現在最需要的并不是創(chuàng )造,而是學(xué)習。日本在過(guò)去30年中積累的東西,現在可以用很便宜的價(jià)格,用很簡(jiǎn)單的方式傳授給中國的企業(yè),我們應該去學(xué)習。”阿里巴巴副總裁兼日本站首席運營(yíng)官孫炯對記者說(shuō)。
  孫炯是中日金融市場(chǎng)方面的專(zhuān)家,他于1995年赴日發(fā)展,擔任過(guò)日本公司的總經(jīng)理,也自己創(chuàng )辦過(guò)公司,向日本金融市場(chǎng)提供財經(jīng)資訊以及商務(wù)咨詢(xún)服務(wù)。他創(chuàng )辦的公司2003年被新華財經(jīng)有限公司并購,后更名為新華財經(jīng)(日本)公司,2004年10月在東京上市,孫炯為此出了很多力。
  憑在日本13年的經(jīng)驗,孫炯說(shuō):“日本這個(gè)地方又沒(méi)有什么能源,又沒(méi)有很強的諾貝爾獎獲得者,它之所以成為世界上第二大經(jīng)濟體,肯定有它的原因。”他強烈建議中國的中小企業(yè)向日本企業(yè)學(xué)習,這種學(xué)習,“不是光模仿一個(gè)形狀,而是要模仿里面的精髓,多問(wèn)自己幾個(gè)為什么。”
  那么,中小企業(yè)可以向日本企業(yè)學(xué)什么?

  1為大企業(yè)配套將是中小企業(yè)的機會(huì )

  孫炯說(shuō),過(guò)去,中小企業(yè)的發(fā)展是粗放型的,大家憑個(gè)人的能力,能夠抓到一個(gè)比較關(guān)鍵的產(chǎn)品,或者有關(guān)系,就有機會(huì )建立一個(gè)成功的企業(yè)。但現在,這種發(fā)展模式已經(jīng)受到了很多限制。接下來(lái)中國的中小企業(yè)如何尋找到重新發(fā)展的機會(huì )?
  日本的經(jīng)歷,可以成為我們的教科書(shū)。上世紀70年代到80年代,日本大企業(yè)大財團在調整內部結構提高經(jīng)濟效益的過(guò)程中,實(shí)行業(yè)務(wù)外包,給小企業(yè)提供了大量商機。
  上世紀70年代,日本遭遇第一次日元危機和石油危機,當時(shí)原料價(jià)格上漲,日元匯率上升,出口產(chǎn)品沒(méi)有價(jià)格競爭力,這兩個(gè)危機其實(shí)跟我們現在的出口型企業(yè)遇到的問(wèn)題非常相似。日本當時(shí)怎么在短短十年時(shí)間里,從一個(gè)高污染、低附加值,勞動(dòng)密集型、生產(chǎn)型的經(jīng)濟體變成了高科技國家呢?政府拿出預算,先讓一些落后企業(yè)關(guān)停并轉,同時(shí)通過(guò)貸款優(yōu)惠等政策,配合業(yè)務(wù)指導,幫助中小企業(yè)轉型。另一方面政府牽頭,大財團大企業(yè)吸引當地的中小企業(yè)為它做產(chǎn)業(yè)配套,像一個(gè)團隊一樣整體發(fā)展,由銀行提供資金,大企業(yè)引領(lǐng)產(chǎn)業(yè)方向。
  中國的大企業(yè)、中企業(yè),也一定會(huì )進(jìn)行更多企業(yè)內部結構的調整,把不必要的領(lǐng)域、不必要的部門(mén)外包出去,給中小企業(yè)帶來(lái)更多的機會(huì )。問(wèn)題是中小企業(yè)有沒(méi)有意愿有沒(méi)有能力拿到這些業(yè)務(wù)。很多企業(yè)主想的是政府能不能給我資源、給我政策,其實(shí)政府能給中小企業(yè)最好的政策是稅率上的優(yōu)惠,至于商機,哪里都有,抓商機應該是企業(yè)自己考慮的事。中小企業(yè)要對自己的事業(yè)有很強的熱情,如果沒(méi)有熱情的話(huà),再給政策也沒(méi)有用。

  2 不一定要能發(fā)明,但一定要鉆研

  盡管日本并不是發(fā)明大國,但日本人真的很會(huì )改造。日本人對每一樣東西都抱著(zhù)研究的心態(tài),很認真很好奇地深入鉆研,他們的想法,就是這樣東西“能不能更好”。
  孫炯說(shuō),他曾經(jīng)走訪(fǎng)過(guò)很多中國的中小企業(yè),發(fā)現雖然外部環(huán)境發(fā)生了很大的變化,但一些老板的意識沒(méi)有改變。這些小企業(yè)主說(shuō):孫炯啊,你能不能給我接到50萬(wàn)元—80萬(wàn)元的訂單啊,我的利潤壓到最低了,只求跑量。我說(shuō),你為什么不去考慮改變你的產(chǎn)品,重新對你的產(chǎn)品進(jìn)行研究,增加附加值,把單件產(chǎn)品價(jià)格提高?多品種,少數量,靈活對應市場(chǎng),為什么你做不到呢?他就帶我去廠(chǎng)房看員工,說(shuō)我這些員工怎么可以做出更有附加值的東西呢?我說(shuō)這是一個(gè)積累的問(wèn)題,你原始積累的時(shí)候把盈利的錢(qián)用來(lái)買(mǎi)房子買(mǎi)車(chē)子了,你怎么沒(méi)有想到用來(lái)培訓員工,去招聘更有知識更有思路的人才呢?
  孫炯舉了一個(gè)例子,他手里的iphone手機。手機是在中國的工廠(chǎng)生產(chǎn)的,售價(jià)約199美元到399美元,它的設計、開(kāi)發(fā)、軟件都不在中國,只有硬件加工在中國,富士康每生產(chǎn)一部,大約賺5美元左右毛利。但孫炯手里的這部iphone上,裝了一個(gè)漂亮的保護外殼,屏幕表面還貼了一張膜,都是日本東麗(toray)公司的,外殼要20美元,兩張貼膜又要20美元。iphone的屏幕很大,看起來(lái)很方便,但有一個(gè)缺點(diǎn),一打電話(huà),臉上的油都沾到屏幕上了,很難看,貼上了貼膜就不會(huì )吸油了。這就是日本強大的材料研發(fā)和商品策劃、設計能力。這個(gè)例子是想說(shuō)明,中小企業(yè)永遠有機會(huì ),國外市場(chǎng)iphone已經(jīng)賣(mài)出1000萬(wàn)臺,配套產(chǎn)品的商機有多大?如果我們的企業(yè)能夠動(dòng)腦筋去研發(fā)生產(chǎn)這些產(chǎn)品,附加值遠比加工iphone要高。

  3低效率卻能帶來(lái)高附加值

  孫炯發(fā)現,很多中國的中小企業(yè)不喜歡和日本人做生意,不愿意接日本企業(yè)的訂單,原因是嫌麻煩。歐美的訂單相對簡(jiǎn)單,來(lái)個(gè)代理商一談就是一萬(wàn)個(gè)、十萬(wàn)個(gè)產(chǎn)品。而日本人對質(zhì)量要求高,訂單的批量卻小,很煩,沒(méi)效率。孫炯說(shuō),我們的企業(yè)可以通過(guò)改進(jìn)工藝提高質(zhì)量來(lái)增加產(chǎn)品附加值,你要求高那我就賣(mài)得貴一點(diǎn),不要以為只能賣(mài)出這么低的價(jià)錢(qián),高質(zhì)量卻又小批量的我做不到。“沒(méi)有這回事,一分價(jià)錢(qián)一分貨。我們應該想辦法是賣(mài)得更高,而不是賣(mài)得便宜。你看很多日本企業(yè)都是想辦法賣(mài)得更高,所以他們把東西做得很精致,這樣價(jià)格就可以賣(mài)得很高。”
  日本產(chǎn)品在世界上的地位,也是通過(guò)“低效率”得到的高質(zhì)量奠定的。有一次一家日本企業(yè)拿來(lái)一個(gè)大訂單,生產(chǎn)iphone外殼,我們的廠(chǎng)家很高興,拿起樣品看了5分鐘,說(shuō):行,我們能做,絕對能做,馬上能做。孫炯問(wèn):你還沒(méi)有看清楚,也不問(wèn)這個(gè)東西到底有什么要求,就肯定能做得出來(lái)?他說(shuō)德國人的要求夠高吧,歐洲的訂單我也接了,所以日本的東西我肯定能做。結果日本企業(yè)代表被輕率的態(tài)度嚇跑了。
  孫炯又舉了一個(gè)例子,太太最近懷孕,讓他到日本時(shí)采購母嬰用品,中國商店里小孩子衣服又便宜又漂亮,但太太指出,這不一樣,日本的嬰兒服裝,所有的縫口、接口,只要與皮膚接觸到的部分,都是往外面翻的,接口不會(huì )磨到嬰兒幼嫩的皮膚。就這么一點(diǎn)點(diǎn)細節的不同,做母親的寧愿出高價(jià)去買(mǎi)。
  “中國企業(yè)要學(xué)習日本,很多東西很好學(xué),你只要拿它的東西仔細看一看。但是很可惜我們的中小企業(yè)在初期發(fā)展中,對此理解不夠。”
  孫炯剛到日本的時(shí)候,靠打工生存,發(fā)現日本企業(yè)的效率怎么那么低。他按自己的想法擅自改造流程,提高效率,結果非但沒(méi)得到老板的賞識,還被罵了一頓。慢慢地他琢磨出來(lái)了,這種“低”效率,其實(shí)正是高附加值的來(lái)源。
  比如餐館里的米飯,一顆一顆米粒分開(kāi),“賣(mài)相”好又好吃,就是用非效率方式煮出來(lái)的。米先要用凈化水淘五遍,放進(jìn)電飯鍋里,加多少水是不能變的,然后浸20分鐘,長(cháng)1分鐘不行,短1分鐘也不行,浸完之后才能摁按鈕開(kāi)始煮,電飯鍋煮飯按鈕跳起來(lái)之后還要讓飯脹20分鐘,才算完成,哪怕外面飯沒(méi)了跑堂的在催,廚房里的程序也絕不馬虎。這樣確實(shí)是非效率,但是這碗飯可以賣(mài)到15元,而我們普通餐館里的飯只能賣(mài)1元錢(qián)。
  “這種非效率,都是算錢(qián)的,服務(wù)是沒(méi)有定價(jià)的”,孫炯說(shuō),中國多的是人和時(shí)間,把人和時(shí)間利用好,就能變成高附加值。企業(yè)眼睛不要只盯著(zhù)接大訂單,更重要的是算一算每一單能夠給我帶來(lái)多少利潤,要計算怎么去提升自己的利潤。

  4去日本可以集資更可以學(xué)習

  孫炯表示,中國的中小企業(yè)走出去不能忽略了日本,日本的市場(chǎng)并不大,但是可以學(xué)到很多東西,還能集資。
  日本的中小企業(yè)共有420萬(wàn)家,占企業(yè)總數的99.7%,其中有能力國際化的孫炯認為不會(huì )超過(guò)5萬(wàn)家。由于人口老齡化,上世紀70年代創(chuàng )業(yè)的企業(yè)主已經(jīng)到了六七十歲的年齡,年輕人越來(lái)越少,一部分年輕人又好高騖遠,不愿意繼承小企業(yè)。
  那么剩下的400多萬(wàn)家企業(yè)怎么辦,多年來(lái)積累的知識產(chǎn)權、專(zhuān)利、管理和服務(wù)水平,以及品牌,誰(shuí)來(lái)接班?孫炯認為這對中國企業(yè)是很大的機會(huì )。
  他說(shuō),中國中小企業(yè)需要走出去,引進(jìn)來(lái)。走出去就是通過(guò)各種渠道,多了解國外的企業(yè)現狀和發(fā)展方向。更重要的是通過(guò)對比,加深對自己的了解,找到自己現在需要改進(jìn)、補充和加強的地方,加強自身的競爭力。請進(jìn)來(lái),就是用最快的方法,去引進(jìn)國外的企業(yè)所具有競爭力的知識產(chǎn)權、管理、服務(wù)和品牌。日本大學(xué)的基礎研究很強,生源卻越來(lái)越少,孫炯建議中國的學(xué)生放下一些偏見(jiàn),把日本的大學(xué)作為考慮留學(xué)的方向之一。
  另外,日本有錢(qián),但并不是政府有錢(qián),而是個(gè)人有錢(qián),日本政府欠了每個(gè)國民平均約6萬(wàn)美元。所以,日本市場(chǎng)本身能夠給中國的企業(yè)去集資。當然,到日本去上市主要目的不是為了集資,而是學(xué)習。所以,中國企業(yè)直接去上市不一定成功,比較好的途徑是與日本企業(yè)結合,他們有知識產(chǎn)權、有人才、有拳頭產(chǎn)品,但是缺市場(chǎng),我們的企業(yè)帶著(zhù)市場(chǎng)去收購,可以有非常好的合作,然后在日本通過(guò)上市集資。這樣,這家企業(yè)今后的成長(cháng)利潤是雙方企業(yè)以及投資者共同分享的,不易引起反感。這條路應該先由中國的中型企業(yè)去做,他們本身要具有良好的口碑和好的商業(yè)模式。“如果有這樣的企業(yè)我們愿意牽線(xiàn)搭橋”,孫炯說(shuō)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摘自《解放日報》


下一條新聞:中國電器工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聯(lián)合行文給國家商務(wù)部

上一條新聞:高分子絕緣材料相關(guān)知識